蜀水闻涛

蜀道难上青天,水波浪及塘沿。闻声心潮澎湃,涛起阵阵思念。
蜀水闻涛

07/29/2011

我们该不该对王勇平抡起舆论大棒? [转]

网络摘记, by 很黑很非洲.

文/戴倚瞰

  一场不得不开的新闻发布会、一个视之即为“藐视媒体”的迟到举动、一张近乎僵硬的似笑非笑的“笑脸”、三句所谓“闻之便错”的记者问题答语,使中国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7.23”动车追尾事故后迅即成为世界“名人”。

  7月24日晚新闻发布会上,王勇平说了“这只能说是生命的奇迹”、“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这些天,大家在网上无数次地引用这两句话,对王勇平,以及对该起事故的发生和善后进行口诛笔伐。而且,随着这两句话成为网络流行语,有人开始用“×××是奇迹,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作为高铁体进行造句。昨日,网上有商家出售“动车发言人”白色T恤,印有“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两竖黑字,红底的衣领标签上打着黑色的中国铁路标志,售价39元。不尽如此,央视7月25日播出的《新闻1+1》中,主持人白岩松对王勇平所说“中国高铁的技术是先进的,是合格的,我们仍有信心”进行了抨击,称“一个多月之前我愿意相信,但是现在我不敢信,不能信!”

  “奇迹”一说让王勇平面临巨大压力。在那些流传的“八宗罪”或者“五宗罪”中,这位铁道部新闻发言人面对为何搜救结束仍能发现女童的回应即列其中,名曰“妄言”或者“挑逗公众情绪”。也许这两天,王勇平的精神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铺天盖地的人言煎熬。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笔者一位朋友说,换做是他,可能会崩溃。

  工作性质缘故,笔者平日里比较留意中国各级政府新闻发言人。因为中国铁路作为国家重要基础设施、国民经济大动脉及大众化交通工具的特殊地位,使王勇平有机会频频出镜面对媒体;因为中国高铁近年来波谲云诡的发展大势,使王勇平有必要频频发言答复记者;因为中国春运对铁路运输周而复始的年年关切,使王勇平有责任频频上网对话网民。认真听了他的几次新闻发言,感觉的确观点独到、思维精到、语言老到。实事求是地说,王勇平所具备的睿智、儒雅、坦诚、谦和,使其应该算得上是国务院各部委里比较出名、出色的一位新闻发言人。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他身不由己、情非得已、无法自已地“出位”了。

  当前,民众对中国政府官员整体公信力有意见,对此前连发的多起高铁故障有意见,更对追尾事故后广受诟病的善后处置有意见,在这个背景下,王勇平作为铁道部新闻发言人,因为所谓“不妥”之言,成为众矢之的,何其哀哉?

  衡量一次新闻发布会成功与否的标志是“可控”。相信王勇平应该明白,“7.23”动车追尾事故新闻发布会大异于他之前组织的任何一次新闻发布会。面对汹涌而至的新闻媒体,面对无比激昂的公众情绪,这是一场注定了没有个人退路、没有回旋余地的媒体大问罪。只要你敢去,你就代表了铁路、代表了救援指挥部、代表了中国政府。也许你没准备代表那么多,但事实上你已经代表。

  决定一次新闻发布会成功与否的前提是“准备”。据传言,之前有相当高级的组织要求王勇平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王勇平认为时间过早,自己当天上午还在北京为无数家新闻媒体获取相关信息而努力,刚乘飞机赶到现场,尚有诸多情况不明,建议稍后举行。然而,组织速令,导致仓促上阵,由此成为众“炮”围攻、千夫所指就不足为怪了。

  “虽千万人,吾往矣”。平心静气地说,在那个情何以堪的晚上,王勇平敢站出来,代表铁路部门向死难同胞表示哀悼、向受伤人员表示慰问、向受影响的旅客表示道歉,表明了他的职责,证明了他的良知。尤其“既然今天我来了,我肯定会面对所有的问题,而且我不回避任何尖锐的问题,包括我可能答不出来,我就告诉你,我确实还不了解。但是我必须是坦诚地回答你们每一个问题”,怀着这样的勇气,他诚挚而谦卑地承受了媒体连番猛烈的质问,仅凭这一点,足以无愧为一个新闻发言人的职业操守。

  既然如此,那么究竟是什么令一名久经舆场的新闻发言人事后居然落人口实、授人以柄?还是让我们重回事故次日的那场新闻发布会,对其中一些细节来一回抽丝拨茧、条分缕析吧。

  ——在记者问到为何掩埋车头时,王勇平前面回答得很好,是参与救援的人告诉他为了填平泥潭,方便救援。但是最后一句话:“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甫一说完,众口哗然,网上疯传,百口难辩。至于原因,参见网上其他相关评论。公平地讲,在那样的条件下,王勇平所掌握的,就是要报最高首长们所知道的,是必须经得起今后问责的。这不是他乌纱帽的问题,而是政府的公信力问题,是铁路行业的前途问题。笔者认为,看似将此话换作“情况就是这样”多好,不搀杂个人情绪。但是,王勇平为什么不这样说呢?那样回答是否别有所指呢?聪明人深思便知。

  ——在记者问到为何宣布没有生命体征,停止救援后,又发现两岁零八个月的小女孩项炜伊时,王勇平回答:“这只能说是生命的奇迹”。就这一句话,捅了马蜂窝,“漠视生命”、“冷酷无情”、“不负责任”等一大堆棒子瞬间呼啸即至。笔者认为,看似将此话换作说明五层意思多好,不捎带个人色彩:一是“7.23”事故后,按照党和国家领导人批示,国家迅速成立由浙江省省长吕祖善为组长的救援领导小组,组成由铁路职工、地方武警、特警、消防战士参与的救援队(说明不要误解救援就只有铁路一家,且铁路不是主导);二是救援人员自始至终都本着对党和人民、对旅客生命高度负责的态度争分夺秒、全力以赴地参与抢险救援(说明救援人员们绝不是草菅人命);三是截止某时某分,救援人员已经成功营救出多少受困旅客(说明救援是有成绩的);四是救援领导小组基于对生命探测仪的判断,于某时某分决定停止救援(说明是谁、为什么决策停止救援的);五是令救援人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某时某分发现了项炜伊,我们为小伊伊的获救感到万分庆幸,为小伊伊双亲在此次事故中的陨命感到万分悲痛,逝者已已,让我们共同祝愿小伊伊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说明人的基本情感)。难道作为一名资深且卓有成绩的新闻发言人,王勇平不知道、说不来这类四平八稳的答词吗?笔者不大相信,但笔者相信他十分清楚,作为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继不能“揽铁”,更不能“去铁”。现在明白他为什么会说出“这只能说是生命的奇迹”了吧?在那个风起云涌、稍言不慎即可引火烧身的重大关口,他这样回答是否暗示着什么呢?他不这样说又能怎样说呢?他在感叹什么呢?聪明人深思便知。

  ——在记者问到对于接下来铁路发展的信心时,王勇平回答:“我在这里再一次重复,尽管这次发生了事故,对铁路的形象造成了影响,而且也会有很多人认为这是高铁产生了安全问题。我刚才说事故还在调查之中,肯定有它特殊的原因,我仍然向社会说一声,中国高铁的技术是先进的,是合格的,我们仍然具有信心。”籍由“信心”二字想到的,白岩松给予了充分论证。笔者不想触犯众怒,亦不想借非常出名的白岩松来出名,只是很想换一个角度思考问题。请教白岩松,如果给你一个机会采访一名刚刚从战场上打了败仗的将军,你问他对将来还有没有信心,你认为他应该怎样回答才算合适呢?诚然,白岩松分析“一个人心脏功能40岁像20岁一样,肝、肺都是40岁像20岁一样,但是他弱智。你能说他是健康的吗?……因此,只有技术是先进的这一点不能说是合格的,也不能等同于信心,需要一个综合运营下来,给予我们一种先进的感受”一点没错,如王勇平能在“信心”二字后补上一句“请让我们用行动和时间来证明”就更完美了,既不表明个人意向,且留有余地。然而,如果不是那名记者在不合适宜的时间、不合适宜的场合,提出这样一个不合适宜的问题,就不会有被别人认为不妥当的回答,一如现在有人问你有没有信心喝牛奶、吃猪肉,聪明人深思便知。

  愚者看其表,智者探其实。我们只知道一个新闻发言人要具备在极其有限的时间内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刮遍枯肠的素质,只凭空认定7月24日新闻发布会上王勇平阵脚乱了、方寸乱了、思维乱了、语言乱了,然而时至今日,又有哪一个人真正站在王勇平的角度,探究他的内心、把脉他的初衷、揣度他的语境?新闻发言人也是人,应该给予必要的宽容,毋须过多苛责,更不要随意抡起舆论大棒来唾责,何况,他不是追尾的罪人。

Back To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