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有风

蜀道难上青天,水波浪及塘沿。闻声心潮澎湃,涛起阵阵思念。
走路有风
存档 ‘个人珍藏’ 分类

08/08/2018

科学的上网浏览器 Chromium

2 Comments, 个人珍藏, by 很黑很非洲.

  给大家推荐一个非常方便的上网工具,是通过 Chrome 浏览器改装而来,名字叫 Chromium,这个浏览器自带科学的上网,有 Mac 版、PC版和安卓版。无需设置,打开浏览器直接用,输入你们想访问的网址即可科学的上网。 下载地址:Mac版 / Windows(32位)版 / Windows(64位)版 / Android版

04/20/2014

汉字艺术

1 Comment, 个人珍藏, 网络摘记, by 很黑很非洲.

  来看看高人的汉字艺术吧……

  不知道泰国摄影师 Weerapong Chaipuck 带来的这些绝美景观是否能感动你,他把赏心悦目的大自然和丰富的亚洲文化透过一幅幅令人难忘的画面展现在每一位观者的面前。他在泰国、中国、印尼、越南以及印度等地旅行,以最偏远、普通的乡村,而非最流行的旅游景点为背景,透过影像记录当地的民俗和丰富的文化。一起来看看吧! 他的画廊:500px

03/31/2014

内涵段子 V

1 Comment, 个人珍藏, 网络摘记, by 很黑很非洲.

1.一个月前,小编的愿望是在新年到来前减掉10斤,朋友听说后发来一个健身视频说只要照着做绝对能减掉,我相信了他,结果现在却胖了十多斤。我打电话怒骂他骗人。他说你个傻逼,片头的吃披萨吃汉堡那些片段是广告你不用照着做。 2.同是吃货的俺主编说年底了要请大家吃饭。同事们都装作主编很常请客的样子说好嘞,只有我呆呆地立在了原地……我擦,那天是谁腆着中年男人的啤酒肚,一摇一摆走到复印机前拍拍我的肩说:小伙子,以后打印文件就不要用黑体或者加粗字体啦,浪费墨……果不其然,饭桌上,没喝几杯,大伙儿全喝醉了,趴在桌上。仅剩我…

03/30/2014

[转] 人生

No Comments, 个人珍藏, 网络摘记, by 很黑很非洲.

  生活里许多的人,我们是捉摸不定的,甚至防不胜防。但,我们不必去计较,更不必去埋怨,我们唯一做的是,当我们必须去面对他们的时候,同样的奉上我们的真心。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怀,那不正显示我们的博大的胸襟吗? 人生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和爱;你想隐瞒,却欲盖祢彰。 人生有三样东西是不该挥霍的;身体、金钱和爱;你想挥霍,却得不偿失。 人生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生命、时间和爱;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 人生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灾难、死亡和爱;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 人生最悲哀的:并不是昨天失去的太…

  摄影师素人,1976年亚美尼亚出生。他16岁开始拍摄,并在2006年成为专业摄影师。素人的摄影是非常独特的,因为他主要研究的是眼睛,眼睛极端关闭UPS。   在这一系列照片被称为“动物的眼睛”,素人拍摄各种不同种类动物的眼睛。在他微距摄影拍摄中,各种不同动物的眼睛,展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细节美。   素人不仅仅只是一位出色的摄影师,他在2001从埃里温国立大学获得理论物理博士学位,研究量子合成。随后一年,他在研究量子技术领域上,获得了亚美尼亚的总统奖。他还会弹奏五种乐器。目前他在埃里温华德福学校教物理、…

[一]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父亲的头顶就是没有头发的,只有几根稀稀拉拉地围在旁边。母亲说,那是倔的,好好个脑袋,倔成个秃头。小时候听到这句话,我是要 笑上好半天的。父亲就坐在一旁,满脸愠怒。父亲是中学语文老师,他从不体罚学生,但他会体罚我。字写不好,罚;成绩不好,罚;背不出古诗,罚。   那时我们住在教师小区的一楼,“高志新他爸打他了”是全院小朋友最精彩的节目。   一次,他让我背《行路难》,12句诗,被我背得七零八落。他生气地问:“你到底有没有用心?”我一不留神儿,回话时用了当时特别流行的词。我说:…

03/26/2014

满满都是爱

No Comments, 个人珍藏, 网络摘记, by 很黑很非洲.

  由俄罗斯艺术家 Elena Shumilova 带来的这些精彩的围绕两个男孩和他们可爱的狗、猫、鸭子和兔子朋友,以自然的色彩、天气条件和她的天赋创作出的照片,带领我们进入一个舒适温馨的美丽世界!   照片中的男孩是摄影师的儿子,那些动物属于她所经营的农场。“我凭我的直觉和灵感来拍摄照片,主要的灵感来自于表达我所感觉到的,尽管我通常无法说出来那是什么。” Shumilova 向 Bored Panda (原文网站) 解释道。   乡村环境,自然现象以及季节变化似乎最能反映她的作品。“拍摄时我喜欢用自然光…

文│黄咏梅   17岁离开家乡读大学,就注定成为这个车站的常客。20多年来,我对家乡的回忆,出现最多的便是这个车站。因为,它是我归来时第一眼看到父母的地方,也是我离开时最后一眼看到父母的地方。也因为,这个车站是家乡唯一通向远方的出发地——这些年,我一直在远方。我习惯了在这个小车站里找父母。父母也习惯了迎接那个一脚跨下车门,拖着旅行箱的女儿。尽管,岁月让这三个人一点点地变老,可是,这些习惯却没有变老,相反,一次比一次让人感到心跳。  父亲曾经跟我说过这个车站,不过,跟我没有关系。那时候,我还不懂得什么是别离…

03/25/2014

23只毛茸茸

No Comments, 个人珍藏, 网络摘记, by 很黑很非洲.

23只可爱的毛茸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