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有风

蜀道难上青天,水波浪及塘沿。闻声心潮澎湃,涛起阵阵思念。
走路有风
文章标签 ‘成长’

01/19/2018

再次续费

2 Comments,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翻邮件的时候发现收到空间续费账单已经几天了,犹豫着到底还要不要续费。查了一下域名到期时间是2020年2月份,纠结再三还是续费吧,倒不是这次的账单上涨了50%,只是实在找不到博客继续打理下去的理由。距离最近一次更新已经五个多月了,再之前又是六个多月的跨度。   原先之所以保留这个博客是因为自己始终牵挂着远方的那个人,傻傻的幻想着与他还能有在一起的可能。现在终于放下了那年少时的不切实际,也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另一半。或许这一生都不会有祝福,但至少我们彼此选择了对方,就足够了。   人这一生会有很多岔路,一…

转自真享网,作者未知。   路,不通时,选择拐弯,心,不快时,选择看淡;情,渐远时,选择随意。很多时候,一个人选择了行走,不是因为欲望,也并非诱惑,他仅仅是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面对很多选择,我们总是来不及思考选择。结果不是选择放弃,就是选择遗憾。   我们活在一个选择的时代,选择学校、选择工作、选择伴侣。但是与选择共存的条件,是放弃。人生的路,靠自己一步步走去,真正能保护你的,是你自己的人格选择和文化选择。那么反过来,真正能伤害你的,也是一样,自己的选择。当你想选择一个人的时候,你拿什么去放弃,就衡量了…

  有个爸爸很晚才下班,回到家看到5岁的儿子站在门口,爸爸这时已经很疲惫,也很烦躁。   “爸爸,你能告诉我你一个小时挣多少钱吗?”   “儿子,这不应该是你问的问题。”   “可我想知道,爸爸。”   “好吧好吧,我一小时赚20美元。”   “那……爸爸,我可以跟你借9块钱吗?”   爸爸听了孩子的话有点生气,他烦躁地告诉孩子,爸爸已经很累了,不要再胡搅蛮缠了,赶紧睡觉去。“我每天工作已经够辛苦了,不要再拿这些无聊的事来烦我。”爸爸生气地说。小男孩一脸委屈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过了一会儿,冷静下来的爸爸…

  尴尬一: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却发现不仅国家不包分配,而且连本科文凭都不值钱了。   尴尬二:千辛万苦进了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正赶上人家下岗,新人又怎么了!   尴尬三:97年,全国取消福利分房,那个时候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刚刚参加工作。   尴尬四:小时候教育要做个诚实的孩子,成年后却不得不抽假烟、喝假酒、说假话,上了拿假文凭人的当,在假发票上签了字,最糟心的是,看场足球,都是假球。   尴尬五:计划经济的教育绝对抹杀个性,谁要和别人不一样,不仅老师不答应,同学也不放过。然而时过境迁,社会却需要有个性的青年…

02/20/2011

暂无标题(四)

No Comments, 个人珍藏,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我是一只刺猬,一身的刺则是保护自己的武器,总在有意无意的伤害着别人,尽管别人也许只是想要对我示好。其实我多想站起来把自己最温暖最柔软的地方给他们,但我做不到,依然蜷缩着,支愣着浑身的利刺,因为我分不清哪些是善意,而哪些又是恶意。朋友们在一个一个的远离,我在心里无声的呐喊,我在颤抖,留在别人眼中的却是更加醒目的刺。   我以为我能忘记,当闭上眼睛流下了眼泪,才知道是在自己骗自己。你说要我出一万块钱,一起开个店,做电子生意,我都没有犹豫,就千里迢迢赶回家拿钱,虽然我知道家里没钱。当我回到家,我第一次真正…

02/11/2011

暂无标题(三)

No Comments, 个人珍藏,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我是第一代独生子女,对于我父亲来说,是中年得子,所以我从父母那里得到的爱比多生子女家庭的孩子们更多一些,但父母并没有因此溺爱我。我父亲一人工作,每个月几十块钱的工资,要养活咱一家三口,要给太太(奶奶)和外婆分别寄钱,还要供只比我大十岁的小舅念书,所以这样的家境注定我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不会拥有比小伙伴们更多的玩具、更多的新衣服、更多的零食,但会比身边的小伙伴们成熟得更早。   小伙伴们有那么多的玩具,而我还记得那只背绿肚白上好发条会跳的铁青蛙陪伴了我多少个春夏秋冬,直到我上了小学三年级才彻底从我的生活…

02/10/2011

暂无标题(二)

No Comments, 个人珍藏,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阆中是个美丽的地方,这里的山,倚着蜿蜒的江水连着这里的天;这里的水,涓涓流淌环抱着这里的土地;这里的土地,滋养着这里风流蕴籍的人和这里郁郁葱葱的一草一木;这里的过去,承载着悠久而浓厚的历史气息,延续到生机蓬勃的现在……任何修饰之词在这个历史文化名城的美丽面前都显得苍白且无力,我甚至怀疑我到底是爱上了阆中这个令人流连往返的宝地,还是生长在阆中这个地方的你。   凭着自己的方刚血气,和对你不渝的爱,我终于在你的帮助下,租了一小间房子准备定居。在几次小小的碰壁之后,我来到一家小小的电脑店打起了小工,一只属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