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水闻涛

蜀道难上青天,水波浪及塘沿。闻声心潮澎湃,涛起阵阵思念。
蜀水闻涛
文章标签 ‘心情’

03/13/2015

放不放手

4 Comments,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人说时间能够冲淡一切, 却无法冲淡深藏的那份思念; 人说岁月是疗伤的醇酒, 却没能抚平心中的那道伤口。 人说痴心也许不是错, 却障眼看不清前方的路途; 人说长情可能不是罪, 却绊脚迈不出幸福的脚步。 人生有几个十年? 又有几个青春的十年? 爱与不爱都放了手, 明知撕心裂肺的痛也未见挽留; 恨与不恨也放了手, 年华散去后时光悄悄斑白鬓头。 曾经的山盟海誓是你假装的借口, 却依然留在我的心头, 既是美好的回忆也是痛苦的源头, 没做成恋人更没做成朋友, 多么希望你陪在我左右, 醒来已是满脸泪流。

作者未知   人生聚散无常,起落不定,别人再好,也是别人。自己再不堪,也是自己,独一无二的自己。只要努力去做最好的自己,一生足矣。不要总是估量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地位,走自己的路,做最好的自己。   人累了,就休息;心累了,就淡定。长大了,成熟了,很多事情看透了。累了,难过了,蹲下来,给自己一个拥抱。别指望别人来同情你,怜悯你。人之所以会烦恼,就是记性太好。该记的,不该记的都会留在记忆里。而我们又时常记住了应该忘掉的事情,忘掉了应该记住的事情。   人生,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一个人最幸福的…

08/13/2014

忧郁症

20 Comments,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今天又到医院取药了。人好多,排队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本来是想上周就去的,但看看还有余药,偷懒就多忍了一周,毕竟有些远,不太方便。   医生问我都好的吧?我说都好的,其实我并不算很好,记忆中只是小时候才长过口腔溃疡,现在却是经常遭受口腔溃疡的折磨,刷牙、吃饭、喝水,甚至啥也不做都会痛得眼睛歪,治疗口腔溃疡的药对我也无效;右肘关节和脚背皮肤出现红斑,平时倒没啥,就是睡觉的时候会奇痒,不停的抓。护士问我有没有漏药?我说没漏,其实这三个月里我已经漏了三次药了,而且吃药越来越不准时,其实我也很清楚后果是会因此对…

08/09/2014

除了我以外

2 Comments,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有多少独立博客都无疾而终》,掐指算来,我做网站也该有10个年头了。   依稀记得在初识他的第二年,我辞掉工作带着美好的憧憬,背井离乡去到他的城市,幻想着能够与他朝朝暮暮,当时把未来的日子在自己的脑海中勾画得那么完美,以至于当梦醒的时候自己再一次寻短见。10年已经过去了,但其实直到现在我也不敢确定我是否真正的梦醒了,那些点点滴滴仍然历历在目,那些伤痛依然还会令我双眼渐渐模糊。   当初为了能够和他在一起而学做网站,第一个网站“石文数码”,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里,就被Alexa收录,后来…

  我们始终都在练习微笑,终于变成不敢哭的人。   我多么想有一个人和我一起成长,和我一起年少轻狂、少不更事,从青涩到成熟都只是同一个人,成长的痕迹在对方眼中就能看到。遗憾的是,所有的旅伴都是暂时的,我终于还是自己长大了,跟着不同的队伍,最后还是一个人、孤独的长大了。   真正的原谅,不是删除记忆,而是可以接纳那些 ” 曾经 ” 安稳地生活在你的记忆里。   时间是往前走的,钟不可能倒着转,所以一切事只要过去,就再也不能回头。这世界上即使看来像回头的事,也都是面对著完成的。我们可以…

[一]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父亲的头顶就是没有头发的,只有几根稀稀拉拉地围在旁边。母亲说,那是倔的,好好个脑袋,倔成个秃头。小时候听到这句话,我是要 笑上好半天的。父亲就坐在一旁,满脸愠怒。父亲是中学语文老师,他从不体罚学生,但他会体罚我。字写不好,罚;成绩不好,罚;背不出古诗,罚。   那时我们住在教师小区的一楼,“高志新他爸打他了”是全院小朋友最精彩的节目。   一次,他让我背《行路难》,12句诗,被我背得七零八落。他生气地问:“你到底有没有用心?”我一不留神儿,回话时用了当时特别流行的词。我说:…

02/18/2014

下雪了

2 Comments,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这么多年没下雪了,今天居然下这么大的雪,一片洁白,而我的脑中却一片空白。   时光荏苒,一转眼那些认识的人认识的物都已改变,或者说,我改变得更多吧,没有目标颓废地活着,一直在逃避,逃避了这么多年,还是在逃。被无数的人事物感动,却总学不会坚强,始终懦弱。曾经那个为了不让自己老了后悔什么都敢做的我,现在一个人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顾影自怜,仅仅只是一具还会动的躯体而已,没有面对任何挑战的勇气。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拒绝拥有。   2014,第一场雪,不知道会不会是我看到的最后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