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水闻涛

蜀道难上青天,水波浪及塘沿。闻声心潮澎湃,涛起阵阵思念。
蜀水闻涛

09/08/2009

别拿公车私用浪费老百姓的生命

个人珍藏,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很多年没有听过广播了,印象中我所居住的这个厂(国营),自从贪污腐败之后一直走下坡路,厂里的广播也就沉寂了,最近私人老板承包之后又开始广播了。说实话,我很烦广播这东西,一大清早就叽叽喳喳吵个不停,连床都赖不了……今天起了个“特大早”,第一件事就是“伦敦”,烦躁的听着广播里不知是哪个台的新闻,说河北省保定市将于今年10月底前实行公车贴牌制度,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

  近年来,公车私用是个公众关注热切问题,老百姓对此颇有微词。公车腐败早已成为政府部门难以根治的顽疾,严重影响党和国家的形象。全国各地都对此进行着种种治理,但总体上却不见成效。有些地方进行的车补改革不仅不能根除公车腐败,反倒成了政府官员们的一种变相福利而倍受争议。而这也的确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管理过严会影响正常公务,过松又必定带来公车私用的恶劣现象。很多时候是否公车私用真的难以甄别,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开着警车停在路边泡妞的人,你说他公车私用,他可以说是在做按键调查。而实际上最根本的原因是没有相关法律的约束,因为没有犯法,也就没有几个人有那么高的觉悟。长期以来,当官骑马坐轿封建思想根深蒂固,公车私用问题公仆们往往不以为然,甚至一些普通老百姓的思想意识里都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某论坛曾有网友贴出的某市公车私用送子女到学校的一片帖子,咱远了不说,就说说我这里的2所高校前几天发生的现象。

  贵州民族学院地处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花溪大道南端,因历史原因,该校地势较高,从学校大门仅一条蜿蜒小道通向学校宿舍区,9月1日前后,无数辆外地及本地公车密密麻麻把民院大门堵个水泄不通,而该小道本身就比较危险,导致9月1日本已恢复通车的202路公交车仅早上通行了几趟之后暂停当日的通行而改道,而不远处同样处于花溪大道南端的贵州大学北校区有过之而无不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公车长龙一直从门口延伸到校内肉眼所不及的地方……面对此情此景,我除了摇头还是摇头。

  顺便发两句牢骚,一个小小的花溪区,仅仅只是个整个贵阳市最穷的郊区,如今堵车之严重,一般人只会看到路况不好、车辆越来越多,而细心的人仔细观察一下就可以发现,堵在路上的那些车当中至少有一半是公车!拜托,请不要拿公车私用来浪费我们普通老百姓的生命好不好?

  这种贴牌与之前曾出现过的“贴花“一样,”看上去很美“却毫无意义,正如某网友所言,如果贴个标识就能防止公务用车腐败,那也太低估公车私用者的“水平”和“能力”了,再说那些对公车腐败现象早就麻木了的百姓,是否愿意“自觉”监督也是个问题。

  美国威斯康星州一公务员西蒙·勒尔斯只因一念之差让自己的妻子搭乘自己的公车去上班,结果被人举报,因此被州府办公室扣去6个月的油耗津贴,停止6个月行使州经济法高级咨询师权力的资格,并且将此作为一件“丑闻”记录在其本人的信用档案里。美国对公车的管理非常严格,信息透明且细致入微:1. 用车状况,数字透明。2. 公布用车报告,精确到耗油量。3. 租车制度独具特色。

  意大利锡耶纳省省长布赞卡用公车送妻子旅游,还是自己支付汽油费。锡耶纳法庭以“侵吞公款”罪判处布赞卡二年零一个月徒刑。布赞卡不服,提出上诉。锡耶纳上诉法院将原判徒刑减至六个月。布赞卡仍然不服上诉。意大利最高法院驳回布赞卡的诉状,维持法院判决。欧美及新加坡等国,连总理和市长、省长外出办私事都要驾驶自家轿车,就是因为他们把公车私用与违法犯罪一样看待,绝不允许任何人占公家一点点便宜。

  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对公车私用这一现象是零容忍的,因为对私用这一现象的定义中国和国外是完全不同的。在国外一经发现,立刻处理,严重者立即判刑坐牢,因为他们认为那些公仆拿着纳税人的钱买的公车用作私人用途,是应该被定义为贪污的,是犯法的。试想,如果杀人放火不算犯法,仅仅只是依靠个人的思想觉悟或者道德来约束,那我估计整个世界都尸横遍野了。标本兼治的方法则是立法和跟进的法制教育。当公车私用变成违法事件的时候,以身试法的人依然会大有人在,但我想,无论以绝对数量还是相对数量来说,也都应该只是凤毛麟角了。

Back Top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