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水闻涛

蜀道难上青天,水波浪及塘沿。闻声心潮澎湃,涛起阵阵思念。
蜀水闻涛

09/08/2009

校长实名制推荐

网络摘记, by 很黑很非洲.

  同样也是今晨”伦敦“时听到的新闻:”校长实名制推荐“。这里就转载三篇文章好了,文章阐述了所有我想说的,我就不再画蛇添足了。

推荐制难避弊端

转自:http://news.sina.com.cn/o/2009-09-03/044316231141s.shtml

  无论是谁推荐,无论是匿名推荐还是实名推荐,归总而言都是“推荐”。推荐就难以保障客观公正而带有浓厚的主观选择色彩。有人说,“在信用机制不健全的现状下,如果由中学校长推荐学生上大学,那校长就会成为先富起来的人。”这话虽有调侃味儿,但也并非全是调侃。

  “推荐上大学”在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之前的一个特定历史时期曾实行多年。当时,确有一些优秀青年得到推荐,但“宁要一个没文化的劳动者,不要一个有文化的精神贵族”,“为求上大学而不得不向握有推荐权力者进贡”等,也是当年“推荐上大学”的写照。当然,如今的校长推荐制所推荐的对象已不同于往昔,不过其实质仍是将入学权交由少数个人“自由裁量”的一条老路。

  尽管高校称可用实名制和公示制等办法来保障推荐的公正性,但推荐制玩“猫腻”的空间实际上很难消除。即便是我们相信校长们不会主动去以权谋利,某些官僚势力、裙带关系等也可能会缠得他们顶不住诱惑。何况,校长就是出于“公心”,也未必会把最优秀的学生推荐为自主招生对象,而会用他们来冲刺高考状元。再者,高校分给各地中学校长推荐的候选生名额怎么定?对推荐的候选生是否录取怎么定?这会不会又催生出“跑高校、争名额、争录取率”等一连串不正之风?

  笔者认为,目前高校不管是统招还是自主招生,在还没有更好方法的情况下,还是应以考生的考分划线为好。

什么样的学生值得校长实名制推荐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53cc500100ecgk.html

  话说北大自主招生新思路,明年各中学校长可以实名向北大推荐优秀学生,经中学校长实名推荐的学生,可成为北大自主招生的直接候选人。

  校长实名制推荐学生,听上去真的很美。看看那些曾被推荐入名校的大师级人物吧:著名史学家吴晗,当年数学考0分被清华破格录取,一代国学大师朱自清数学0分被北大破格录取,著名物理学家钱伟长考取清华时物理只有5分,这样比起来,文史大家钱钟书老先生考取清华时15分的数学成绩算是高分了,那样的年代,曾经的他们是幸运的。

  可在今天,现行的教育体制、无比壮大的学生队伍和极为有限的优质教育资源背景下,很难想象,我们的校长将用他们实名制的信誉推荐怎样的学生。且不去说人脉因素、权力因素、金钱因素的干扰强度,也不去探究该有个怎样公开、公平、公正的推荐程序,感兴趣的是究竟什么样的学生才能成为值得校长推荐的优秀学生,实在是有点好奇。

  就一个中国学生而言,就如今教育大环境下的升学制度而言,还能有什么比用分数来衡量一个学生的优秀与否更为公正,更能让公众信服呢?不想说得那么绝对,但事实就是这样,有了好的分数可以升入好的初中,有了好的分数可以考取好的高中,有了好的分数可以被好的大学录取,只要你别是“何川洋”啊什么的。当然今天的好分数未见得就会有明天的大作为,这话是绝对的真理,但没有今天的好分数,对普通百姓而言,要度过那几道关口也注定是不会顺利的,而且面对如今升学、就业压力的残酷现实,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很心安理得地躺在今天可怜的分数上,等待将来大展宏图的那一天。

  已经不能想象,如今的北大清华会录取一个某科学分只有一位数的考生,那将会引发怎样的轩然大波!如何来验证他的优秀?如何让公众信服他的优秀?有谁人敢预言今天的他,明天定会成就一番宏伟事业?那么我们的校长将会成为怎样的伯乐,又将背负怎样的骂名?

  再说,现今的教育体制下,又能够成就几许个性突出的优秀学生?也许曾经孩子某一方面有潜在的优势,有点特殊的灵性,但在每一步升学的压力下,在一次次不断放弃优势弥补弱势的过程中,原有的天资在一点点湮灭,原有的灵性也在渐渐销匿,直到成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学生,直到成为一个为升学分数而奔命的牺牲品。好容易有个别勇于突出重围的个性学生,却也会因为没有能让老师滋生成就感的总体分数,在求学途中难以招得老师的待见,更别说得到校长的赏识。女儿的班上有一同学,各科学业成绩平平,常亮红灯,可人家却是一小有成就的小作家,初中三年连续发表了三本小说,但他甚至连与写作有密切关系的语文分数也不曾出过彩,这样的学生算不算优秀?从女儿的言谈中没感觉到老师们对小作家的期望和欣赏,不知这个学生可否能有幸得到校长的赏识,更不知校长可有勇气推荐这样的学生,谁又能断言他不会是下一个韩寒,谁又能保证他就一定能成为明天的大师?

  今天的学生如何才能入校长大人的法眼?是能冲刺状元为学校增光添彩的高分学生,还是某一偏门较为突出的个性学生?个性学生注定不会有好的总体分数,注定不会在短时期为学校增添异彩。越想越觉得,让校长实名制推荐所谓的优秀学生,实在是有点难为校长,优秀学生何为标准?保险起见,如果校长推荐的都是些准状元们,那实名制推荐又将有何意义?

  那么,将会有怎样一个评价优秀学生的测评机制,可以让校长们放心的、无后顾之忧的推荐公众认可的优秀学生?

“校长实名制推荐”校长大有问题

转自:http://blog.jyb.cn/?uid-298-action-viewspace-itemid-5212

  因为上周该我评报,好好将本报研读了一番。上周本报报道的一个热点,便是围绕北大招生“中学校长实名制推荐”的讨论,周日媒体视线版摘发了别报的观点,周二现代校长周刊发了主编启建的评论,周三招生考试就业周刊更作了专题。我也想凑一下热闹,遵循就近原则,先与启建兄商榷一下。

  “校长实名制推荐”应该不是个新鲜玩意儿。北大此举,明显是模仿国外一流大学的做法,以此来弥补高考制度的某些缺陷。和启建兄意见不同的是,我认为这个制度本身是成熟的,也是很有必要的。与高考的一张试卷、自主招生的一次面试相比,与学生3年朝夕相处的高中校长、教师无疑更有发言权。目前的高校招生制度中,恰恰是最有发言权的人,却没有了发言的席位。

  问题就出在校长身上。我并不怀疑校长个人的品质问题,也不认为专家学者的推荐会比高中校长更加公平。但我们应该清楚目前中学校长是如何遴选出来的。在任命制而非推举制的条件下,校长们无疑会受到方方面面的压力的影响。这不是一个两个校长的问题,而是我们目前校长们所处的大环境。这几年出现的那么多高考移民、集体替考乃至改民族身份,哪一个和校长没关?哪一个又是校长能左右得了的?

  所以,我认为目前的校长,不太可能执行好这套制度。那么,这个制度本身就有问题了,也就是说,它并不符合中国的国情。能否建立一个配套制度,遴选出合适的校长,规范校长的行为呢?我认为这是另一个话题,并且实施起来远比“校长实名制推荐”更复杂,也更困难。世界上有这样的制度配套吗?我并且认为,如果这样的配套制度能够建起来,现在高中存在的应试教育也会不复存在,“校长实名制推荐”的实施也就没了太多的现实意义了。

  其实,无论是专家学者推荐,还是校长教师推荐,在中国这样一个人情社会,我们应该对所有的推荐制抱有戒心。30年前恢复高考制度,其实就是对推荐制的否定。那个时候的社会风气,似乎比现在还要“正”一些。在今天这样一个商业气息日浓的社会里,别说推荐上大学,就是推荐几个全国优秀三好生,也没有几个学校敢说其中没有猫腻。因此,我认为,如果肠胃不好,我们没有必要看着“大餐”眼馋。否则,大餐的营养吸收不了,还会拉个头晕眼花,何苦呢?

  说句题外话,我真担心现在的高中校长们对某个具体的学生有多少了解。学校太大了,万人中学已不是什么新闻了;校长太忙了,不少教师反映校园几乎难见校长的踪影。这“实名”该怎么去签呢?呵呵,再说下去,有点替古人担忧了。

Back Top

回复自“校长实名制推荐”

  1. 话说~
    我原来的高中 校长有六七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