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水闻涛

蜀道难上青天,水波浪及塘沿。闻声心潮澎湃,涛起阵阵思念。
蜀水闻涛

01/04/2011

仅仅是日记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坚持每天至少要写一篇日记或者转载一片文章,但是每一篇日记都不曾把自己内心最想说的用文字记录下来,而只是轻描淡写的废话十几二十个字而已。

  我很烦躁,一直以来都很烦躁。为忙碌的生活烦躁,为藕断丝连的感情烦躁,为飙升的房价烦躁,为糟糕的气候烦躁,为虚伪的人际关系烦躁,为车站疯狂的抢座位烦躁,为趁乱盗窃的行为烦躁,为混乱的红绿灯烦躁,为无聊的游戏烦躁,为千篇一律的电视烦躁,为满是广告的报纸烦躁,为 GFW 烦躁,为活着而无比烦躁!

  我想绝大多数人都很怀念童年和学生时代,怀念那时的天真烂漫和无忧无虑,但我从不怀念,因为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有一个成分不清的父亲,和一个懦弱的母亲。在这里我不想用一些陈词滥调来歌颂他们显而易见的伟大,我只想说童年和学生时代留给我的只有苦难和伤痛,那些回忆统统都是黑白的,没有一丝色彩,可我并不想去描述,因为不值得我回忆。

  大学毕业步入社会,一路走得异常艰难,因为父母教会我的只是懦弱和固执。是的,我是一个懦弱且固执,或者说依赖而任性的人。因为懦弱,所以我依赖;因为固执,所以我任性。我是一个矛盾体,无论是为人处事,还是在感情上,我都一直失败,失败,再失败。

  有人说我有才,会写诗,会作图,只是没有发挥的地方。但我清楚的知道是因为我的依赖和任性,让自己一直在死胡同里徘徊。我觉得我更像一只玻璃窗上的苍蝇,前途是光明的,却没有出路。

  从来我的意见或者看法没有得到过家人的认同,更不要说支持。99 年大学毕业时,想开个网吧,但是母亲不同意。因为依赖和任性,所以四处打工碰钉子,卖汽车配件,卖电脑,卖衣服,卖手机,搞市场营销,开车跑工地,没有一份工作的结局是好的。在小舅的推荐下,母亲开始支持我开网吧,但那已是 2002 年,美好的愿望已成浮云。

  2003 年无意中找到另一份工作,虽收入依然如低保,但至少不用成天窝在家里游手好闲,自己都觉得是个寄生虫般难受。本来也打算改一改之前的依赖思想,好好干,可任性又占了主导地位。次年辞了工作只身前往人生地不熟的外地,做起了自费“小三”。

  做“小三”就做“小三”吧,依赖和任性却再一次让自己在那些年里吃尽苦头。2007 年回到家里,啃老一年多才出来找工作,2 年过去了,那份不该有的爱却始终挥之不去,虽对自己说过无数次,不再接那个早该忘记的号码的来电,可当电话响起时,仍然会颤抖着伸出手……

  天冷,手好僵……

Back To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