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水闻涛

蜀道难上青天,水波浪及塘沿。闻声心潮澎湃,涛起阵阵思念。
蜀水闻涛

02/10/2011

暂无标题(二)

个人珍藏,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阆中是个美丽的地方,这里的山,倚着蜿蜒的江水连着这里的天;这里的水,涓涓流淌环抱着这里的土地;这里的土地,滋养着这里风流蕴籍的人和这里郁郁葱葱的一草一木;这里的过去,承载着悠久而浓厚的历史气息,延续到生机蓬勃的现在……任何修饰之词在这个历史文化名城的美丽面前都显得苍白且无力,我甚至怀疑我到底是爱上了阆中这个令人流连往返的宝地,还是生长在阆中这个地方的你。

  凭着自己的方刚血气,和对你不渝的爱,我终于在你的帮助下,租了一小间房子准备定居。在几次小小的碰壁之后,我来到一家小小的电脑店打起了小工,一只属于我的幸福小船扬起风帆开始起航。

  你的朋友好多,几乎每天都会有聚会,生活貌似丰富多彩,但这只是阆中本地的特色,并不能放之天下皆准。每次陪着你徘徊在火锅、歌城、茶桌之间,看着你有约必赴,因此认识了你好多的朋友,但不善交际且有忧郁症的我到底又能记住那些糟老头子黄老太婆们几个呢?与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里,我放开到了令我自己都咋舌的地步,我有点怀疑过去的那二十多年我白活了,原来生活应该像你那样,才会有意义。即便是违背自己的意愿,哪怕是极度反感我也在努力向你靠近,想像你那样百面玲珑。但在我内心深处,我多希望你别每天都忙碌得顾不上跟我一起压马路,一起数树子。

  你的知识好丰富,上到天文,下到地理;远到亘古,近到时事。你以那一首日文演唱的北国之春完完全全的俘虏了我没经历过世面显得单纯的心。你不仅会唱,还会弹、会写,那一首多年前写给你女儿的生日歌,让我羡慕了好久好久。但是你却没有一点时间在我耳边悄诉情话,于是胸无点墨的我绞尽脑汁想要多写几首诗,来表达我对你的情意和对你的不满。

雨停了,风还在呼呼的吹,
风停了,云还在轻轻的飞;
你走了,我还在傻傻的追,
爱走了,心还在痴痴的悲。
为什么你就这样离开,留下我独自伤怀,
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剩下所有的无奈,
我满眼无助的期待,
想留住你残存的爱,
你却说对我的爱已不再,
为什么你就这样离开,留给我一片空白,
直到今天我都没明白,仿佛你并不存在,
我满眼失落的徘徊,
想知道你对我的爱,
是否已真的不再……

  你的酒量好厉害,每次你逢酒必喝,不醉不休,就连在歌城里唱歌都有你们当地的特色,每唱一首,都要献酒。使劲唱,使劲喝;往死里唱,往死里醉,醉过之后就开始对我往死里数落,说我不放开,说我不懂事,说我胡搅蛮缠,说我个性糟糕,说我这不对那不对……那次在歌城里,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拿起麦克风,把对你满腔的爱恋借着酒精的催化,扯掉所有的羞涩把 Right Here Waiting 从头到尾完整深情的唱给你,引来厅里阵阵掌声,虽然深深感动了你,但同时也困扰了你,因为从那之后,很多人很多人心里都不捅破那纸糊的窗:我爱你!也从那之后,本就自卑的我开始更加自卑,自卑没有那么多逢场作戏的朋友围在身边虚伪的献媚。本来坚定不移的我开始迷茫,迷茫通向幸福的路到底在何方。我开始发脾气,开始找茬,开始逃避,开始出走,我开始提出分手……

  我从来都不够坚强,懦弱的活了二十多年,却遗传了母亲的秉性,刀子嘴豆腐心。嘴里说什么也不会让步,但是心软得甚至像林黛玉。无论做什么都感情用事,始终会把情字摆在第一位。那一晚你又喝醉了,本来那么开心的场面最后变成了我冲出房门,不欢而散,我随手狠命的砸掉了手里最心爱的 Nokia, 砸了 MP3, 砸了钱包,砸了背包,想要砸碎我已受伤的心。我没有回住处,仿佛听见后面有人追的声音,我撒开腿没命的疯跑,跑到江边,又跑到桥上,几次想要跳下去,想要一了百了。可好笑的是,我竟然在想,我可怜的 Nokia 会分解成五块吧,一块面板,一块背板,一块主板,一块电板,一块键盘……用那么大力的砸下去,我好像还听见了什么碎裂的声音……我站在桥沿又哭又笑,心里已说不出来到底是悲伤还是什么。死,又不是第一次了。可每一次都死不了,这次要是又死不了咋办呢?要是我真的死了,我妈她会多伤心啊!会有人告诉妈我死了吗?我妈会放过你吗?我相信灵魂,要是我见到了我爸的灵魂,我该怎么办?要是死了,会有人难过吗?在临死的那一刻今生所有发生的事情真的都会在眼前浮现吗?我真的没有眷恋了吗?我真的放下你了吗……

  我是个典型的路痴,甚至会在自己家门口迷路,更何况在这完全陌生城市的晚上呢?我一摇一摆的拖着像灌了铅的双腿,四处瞎撞,虽是大夏天,但喝了酒,还出了汗,好冷。也不知道转了多久,拐了过少个弯,周围的地形总算看起来有点熟悉,前方好像还有更熟悉的什么,似乎还传来熟悉的声音……你颤巍巍的坐在我住处的外头,大声大声的穿着粗气。你说你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我,能够想到的地方都去过了,没力气了,于是就等在这里。我要是不回来了,你也就再也不起来了……

  那一夜,我第一次住进了你的家里,把你抢在了身边。第二天,你老婆主动提出,让我住进你家里,别再在外面租房了,浪费钱还不安全,稍微晚点就回不去了,而且她很喜欢我,因为我的出现,她看到了你的变化。是的,她喜欢上我了,你女儿也喜欢上我了,我给你们全家带来了变化,虽然也有不开心的,但令她们开心的是你身上一些很令人厌恶的恶习在渐渐改变。于是,我作为一个第三者,竟然堂而皇之的做起了主人……

  我根本不想做第三者,也从来就没想过要做第三者,我还很厌恶第三者,第三者都是一些图钱图利的小人,特别是那些不要脸的二奶,说白了就是出卖肉体的娼妓,比那些街头娼妓还不如。

  刚认识你不久,从来不去网吧的我有一次太想你,在网吧里和你聊天,你点开了视频请求,我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虽然你没有视频,但是想到你能看见我多好啊,一向对自己长相没有自信的我,居然大胆的这么和你聊天,还尽聊些肉麻的话……也不知道聊了什么,你说你有家庭了,你会尊重我的选择。我稍许迟疑了一下,然后告诉你我不在乎,因为如果你说你是单身的我反而不信,我喜欢你的坦诚。可那时我压根就没有想过我会介入你的生活,会一步一步走得那么远,又那么近。我常说我以前不爱看也看不懂琼瑶类剧,动不动就是三角恋,动不动就是要死要活。现在我还是不爱看,但是我能够看懂了,因为,我爱了,我亲身经历了这样一种情感纠葛,我做了第三者。也在这时候,我才比以前更加明白,不要随便指责;不懂的就不要乱说;存在即合理等等这些话的真正含义。

  住进了你家里,离你更近了,近到甚至能够每天都肌肤相亲了,尽管这不是我的初衷,但我欣然接受了。日子一天天过着,你的应酬也一次次和我的任性猛烈的撞击着,彼此都伤痕累累,还间接伤害了很多相干不相干的其他人,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谁都不服输。我想过要妥协,因为我懂得爱就要付出,两个人在一起,总得有一方委曲求全。我不是在蜜罐子里长大的,父亲早逝,给我的打击没法用语言来表达,他去世后我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更固执,更极端,更爱钻牛角尖,更怕孤单,但是作为新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的我来说,虽没有 80 后小弟小妹们难以望其项背的物质环境,但也有 70 后早中期的大哥大姐们所不能比的先天优越,我一次次的尝试,始终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为什么就非得比你小十六岁的我来妥协;为什么你不能做我的肩膀;为什么你就可以任性,而我不能?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如同刚移栽的小树,经不起在阳光下的浇灌,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至于我无法承受,我的自私开始进一步膨胀。

  记得吗?那次不知道我俩又发生了什么争执,夜里我打电话回家,没有哭,只是说想家了,但是哪个母亲会不知道自己儿子心里到底想什么吗?我问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得不到爱情,得不到幸福。我妈在电话里没有责怪我,更没有责怪你,只是安慰我说你有你的难处,你有你的担忧,你女儿还在念书,让我把这份爱藏在心底,最后哽咽着对我说:“你回来嘛,儿子,不开心就回来,妈妈等你回家……”我终于放声在电话里哭得昏天黑地。第二天一早,我上了车,走了好远,才把手机开机,给你发了条短信,告诉你,我走了,没想到你借车请了司机朋友开车来追我。在岳池我下了车,你舍不得我,我更舍不得你。回去的路上,我惭愧得无地自容,你是那样在乎我,我却那样任性的想要轻易就放弃,放弃你我都努力争取的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那夜,我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妈说你也爱我,舍不得我走,我要留在你的身边。我听见我妈轻轻舒了一口气,然后嘱咐我要懂事,凡事要谦让,不要勉强你,一个人在外面,要注意身体,注意安全,家里随时对我敞开大门。

  那次之后,你确实变好了好多,会抽时间陪我压古城的马路,陪我数嘉陵江边的树子,会偷偷的从背后搂着我轻轻的吻我,喝酒也开始注意……这些,我都看在眼里,甜在心里。原来,一直都是多愁善感的我自己想得太多,是我太自私,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在你心里的那个重要的位置。几乎见不到蓝天白云这样景色的盆地气候都在我喜悦幸福的心情之下显得格外美好。

  我妈的老家有条河,不知道叫沱江还是沱江河,反正我妈说好像是条河,我也就称河吧。连接河两岸的交通工具是渡船,就是两头尖尖的,中间有个篷,人划桨的那种小渡船。我说我记得那船,我妈都不相信,因为那时我估计也就两岁多不到三岁,似乎还更小一点。直到我说每次我都坐在船篷正中间,怯怯的从缝隙里看着河水,听着那哗啦啦的水声,有点怕,又有点兴奋,我妈才相信我是真的记得。我问你嘉陵江上有没有这样的渡船,好想再坐一坐。你说现在已经没有了,只有电动的粗糙的游船了,但是满心欢喜的带我一起坐了一次这种游船,虽然发电机的轰鸣声几乎淹没了水浪的声音,但是在途中,我仿佛又一次回到了那儿时的美好时光,有点怕,又有点兴奋,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只有当自己真正找到了才能体会到那种温馨。

Back To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