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水闻涛

蜀道难上青天,水波浪及塘沿。闻声心潮澎湃,涛起阵阵思念。
蜀水闻涛

12/26/2011

中国女人自古偏爱小白脸? [转]

网络摘记, by 很黑很非洲.

  在大家所熟知的, 李静和戴军主持的《情感方程式》节目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那就是“如果你的男友太温柔,你该怎么办?”咋听到这个题目,还觉得有点小题大做,男友温柔?多好啊!总比找了一个蛮横粗暴的流氓要强吧!现在女孩子在择偶方面不都要求对方温柔体贴吗?这有什么好谈的?一翻答问下,这才算是大开眼界。

  如果你的男友又爱哭又爱撒娇,你该怎么办?

  那天请来了一对年轻的恋人,看上去都是二十出头,女的漂漂亮亮、大大方方,还蛮赏心悦目的。她的男朋友却白白净净、柔柔弱弱,走起路来还有点扭忸怩怩,说起话来更是奶声奶气,总觉得有点今年东方卫视《我型我秀》人气选手师洋的味道。女孩名叫小雨,她告诉我们跟男友牧童相恋一年了,觉得他心地善良,很细心,也很会关心人。但就受不了他过于“温柔”,缺少男子气概。

  小雨现场投诉,牧童特别爱哭:有一回他的一个大学同学要出国深造,同学们为他举行欢送会,在场的女同学还没怎么着了,牧童就哭得稀里哗啦;还有牧童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哭,比如别人给他发一条特温馨的短信,他眼圈马上就湿润了;和朋友因为误会闹点别扭他也哭,在单位老板夸他几句表现出色他还哭。感情如此丰富如此脆弱简直让小雨难以接受。

  最让小雨无法忍受的就是一个大男孩居然喜欢撒娇。小雨告诉我们如果逛街的时候牧童看见一样东西特喜欢,就跟小雨撒娇,非得给他买才行。牧童还特别喜欢用女孩撒娇的口气说“你讨厌嘛”、“怎么这样啊?真是的!”。

  据此,我不竟感慨,真是时代变了,我们七十年代出生的男人,如果有这既爱哭又爱撒娇的毛病,甭说被女朋友投诉,估计连对象都找不着,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谁搭理你啊!可是看现场那架势,小雨投诉归投诉,对牧童的喜爱之情依然溢于言表。八零年代的女孩子择偶的标准就是不一样,像牧童这样爱哭爱撒个娇、有点女孩子脾气的,我估摸着七零年代出生的女孩子准保看不上,可人家小雨却爱不释手,我想如果她真不喜欢,早就拜拜了,也用不着跑到这大庭广众之下来“投诉”。

  中国传统的文化土壤根本培养不出“硬汉”?

  听说像牧童这样外表女气、性格柔弱、既爱哭又爱撒娇的男孩子在独生子女盛行的八零年代中越来越普遍,起先我觉得很诧异,后来回家仔细一想,中国历代的话本小说、传统的戏曲舞台上,这样的男人不也比比皆是吗?

  《西厢记》里的张生、《梁祝》里的梁山伯、《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就不必说了,都是细皮嫩肉的,动不动就以泪洗面。《三国演义》里居然也有一个“哭腔”特别发达的,此人的哭堪称千古一绝:刘关张哥儿仨失散了,他哭;徐庶要进曹营作人质侍侯老母,与他依依惜别,他也哭;好不容易三顾茅庐见了诸葛亮,他还哭;赵云为了救出他那个弱智儿子阿斗,在长坂坡曹军阵中七进七出,他照哭不误。我粗粗回忆了一下,《三国演义》里关于刘备哭的描写至少不下十处,最后竟“哭”出了一个拥兵百万猛将如云的国家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刘备刘皇叔,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最终凭着“哭术”成就一代霸业,也算是一大“中国特色”了。

  笔者我最近一直在读中国历史方面的书籍,读来读去我终于明白,中国传统的文化土壤只适合出产“温柔敦厚”型的绵软男人,根本就不适宜于培养硬汉。因为占主导地位的儒家文化一直提倡“中庸之道”,与之相辅相成的道家文化又反复提醒我们要“明哲保身”,这就导致中国男人的腰总是直不起来,一跪就是数千年。从政治体制上看,几千年的中央集权君主专制如同一把利斧,把人的阳刚之气斩断,直接后果就是皇帝君父化、大臣臣妾化、而后宫的男人则干脆阉掉了。中国的国民性格就在这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压抑氛围中整体偏女性化了。偶尔也有几条不服输的硬汉,“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古有项羽、岳飞、海瑞,近有邓世昌、谭嗣同、彭德怀,大都命运多舛,最终也不得好死。至于像张飞、鲁智深、李逵这样的响当当的汉子只能从书本里找,还都是“绿叶”,当不了主角。

  中国女人普遍具有“小白脸情结”?

  在读易中天所著的《中国的男人和女人》, 中国男人被易教授分为了三类,其中第一类是“无用的男人”。这类男人,就是所谓的“白面书生”或“奶油小生”。代表人物是《天仙配》中的董永、《白蛇传》中的许仙、《西厢记》中的张生、《梁祝》中的梁山伯等。细皮嫩肉,奶声奶气、多愁善感,弱不禁风,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软弱无力,毫无主见,极易哄骗,相当的“女性化”。这类男人,易教授说他们“不算男人”。但事实是,在中国,这类男人很多,自古就很招人喜欢、且很有女人缘。君不见后来的各种戏剧小说中少女“思春”大都“思”的是这样的男人,少妇私奔也往往是冲着这样的男人去的,连妓女倒贴的都是这类“空有一副好皮囊”的“小白脸”。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如花似玉”的会心甘情愿跟着张飞、李逵这样满身体毛浑身酒臭的莽汉跑的。哪怕到了“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灯红酒绿的夜上海流行的电影明星也是金焰、高占非、舒适、陶金这样“粉妆玉琢”的“脂粉小生”,包括赵丹早年的银幕形象也很“奶油”,没办法,谁让中国女人普遍都有“小白脸情结”呢。

  中国女人偏爱“小白脸”?这个观点可不是我总结的,一位专门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女教授端木赐香在她一本著作里是这样分析的,中国女人之所以有“小白脸情结”,可能跟中国女人长期以来裹脚缠足等原因导致自身过分弱势化,基于自我保护等安全方面的考虑,她们不得不选择一个可能对自己侵犯性不大攻击性不强的弱家伙,和平年代尤甚。虽然“小白脸”并不一定就缺少侵犯性与攻击性,但是至少表面上看来不像个喜欢打老婆的男人。所以端木教授慨叹,那时候的中国女人对男人的要求是什么?首先就是不挨打嘛!你们能想像贾宝玉和许仙这样弱不禁风的,会噼里啪啦给老婆一顿乱揍吗?其实总结起来,如今像韩国的李俊基似的“中性男”大行其道,也跟追捧他们的八零后小女生这种独特的心态有关,因为男孩一柔弱,就“看上去很美”,很有安全感,而“肌肉男”高大威猛,粗里粗气,显然容易让温室里长大的小女孩产生畏惧心理。

  东方卫视举办的《加油好男儿》选秀节目,就相当程度上反映了中国女性的这种审美观念。

  首先偏爱的都是那种“阴柔气十足”、“小家碧玉”型的“花样男”,凡是有点大将风范的,有点阳刚气概的,有点男儿本色的,哪怕进入了全国总决选,对不起,请你走人!二是同情心泛滥:站在PK台上的好男儿,只要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外加呼天抢地、捶胸顿足,短信支持率绝对立马飙升。导致《加油好男儿》里不少人气选手,都“哭”术了得,“男儿有泪就重弹,哪管未到伤心处”。且一哭百“灵”,百哭百中。

  中国女人需要“硬汉”只是在“十年动乱”刚刚结束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

  要说中国女人什么时候需要“硬汉”,也只有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刚刚打倒“四人帮”结束“十年动乱”那会儿,国家满目疮痍,百废俱兴,作为从“十年浩劫”中走出来的中国女性,内心是一片茫然,很需要一个坚实的臂膀来依靠,渴望一个宽广的胸怀来包容,这时候,一脸黝黑的高仓健饱经沧桑的出现了,英勇果敢的阿兰-德龙也朝我们微笑地走来了,可惜都是“外来的和尚”,因为日本的武士文化一直根深蒂固,法国的骑士精神也是源远流长,出硬汉不稀奇,唯独中国是“温柔敦厚”的儒家文化深入人心,(历史上固然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侠客,但始终未成中国文化的主流)所以中国的男人始终“爷们”不起来。没过几年,软玉温香的港台“四大天王”又崛起了,中国女人又重新回到“奶油小生”的审美惯性思维中。后来连日本人都觉得高仓健落伍了,开始追捧外形“雌雄莫辨”的中性男——“杰尼斯型男”,即日本杰尼斯事务所旗下的木村拓哉、泷泽秀明、山下智久等“像处女一样清纯,像维纳斯一样温柔”的细嫩单薄的小男生。过去的“铮铮铁骨”显然已经让位于如今的“铮铮排骨”,而向来爱跟风的中国女性就更把“硬汉”弃之如蔽履了。

  由此可见,“小白脸”式的阴柔男人自古以来就招中国女人喜欢,尽管很多人口头上不愿承认,但事实上就是如此,谁也否认不了,这是中国文化的土壤和气候决定的。

Back To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