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水闻涛

蜀道难上青天,水波浪及塘沿。闻声心潮澎湃,涛起阵阵思念。
蜀水闻涛

08/13/2014

忧郁症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今天又到医院取药了。人好多,排队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本来是想上周就去的,但看看还有余药,偷懒就多忍了一周,毕竟有些远,不太方便。

  医生问我都好的吧?我说都好的,其实我并不算很好,记忆中只是小时候才长过口腔溃疡,现在却是经常遭受口腔溃疡的折磨,刷牙、吃饭、喝水,甚至啥也不做都会痛得眼睛歪,治疗口腔溃疡的药对我也无效;右肘关节和脚背皮肤出现红斑,平时倒没啥,就是睡觉的时候会奇痒,不停的抓。护士问我有没有漏药?我说没漏,其实这三个月里我已经漏了三次药了,而且吃药越来越不准时,其实我也很清楚后果是会因此对现在所用的药物产生抗体,但我不想再加药量了。

  除了医生以为,身边唯一知道我真实病情的只有一个朋友,也是同病相怜的病友了。他问我有没有给家里人说,我说没有,他建议我还是要告诉我母亲,可我怎么开口呢?难道对她说:“妈,我快死了”?他也哑口……

  昨天听说了美国喜剧明星罗宾·威廉姆斯(Robin Williams)去世,印象中初识罗宾威廉姆斯,是高中第一次逃课去看《勇敢者的游戏》,后面还看过许多他参演的电影,是个很不错的演员,至少能让我记住名字,那在我看来就算是不错的演员。警方证实死因为抑郁症自杀。

  曾有个老同学在7年前说起过他在外工作的那几年,患有忧郁症,后来治好了。之后我从网上了解了下此症,才发现其实每一条症状自己都对号入座了,也解释了自己的三次自杀经历,然后我学着调整自己,在其后的两三年中有些许的好转,也曾有那么一段时间心宽体胖。可是前年把自己几年的积蓄全部打了水漂之后,再次加剧了自己内心的忧郁,疏远所有的人。虽然大脑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却没法再次命令自己从那缝隙中走出来。

  去年住院时在微信里发了几条内容,也有人很关切的追问过,但都被我无视了他们的关心,没有理会,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其中两个还给我打了电话,也被我支支吾吾的搪塞了,之后再不敢在微信里发任何相关的内容,老妹Dreamie常年国外工作也不会再来博客了,所以我才敢在这里码几个字。素不相识的博友 Louis Han 几乎每篇博文都来留言我都直接无视了,只是这几天我觉得无论怎样我最起码应该还是个有礼貌的人,也应该回复一下。

  一直装清高装了十几二十年,在别人面前摆出一副超凡脱俗的样子,而有谁知道我实际上是在极力掩饰自己内心的自卑和对人际的恐惧?没有倾诉的渠道,排斥所有的人事物,越来越不懂得该怎样与人交流,自始至终都是形单影只的独来独往。上个月有个朋友打电话来,说我总是躲着他,已经有两年没见到过我了,我才发现竟然回忆不起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而他却是这世上仅有的会相信我说话的难得的两个朋友之一。我答应他这个月去看他,也本来准备今天去见他的,无奈因为口腔溃疡说话都困难,只得作罢。过几天就是他生日了,正好是个周日,或许我真的无论如何都该去看他一次了,可我该和他聊什么呢?

Back Top

回复自“忧郁症”

  1. 既然是最好的朋友之一,也不一定非得有得聊,见个面吃个饭,你知道我过得不错,我知道你过的还行就成了

  2. 额,这有点太内向了,应该改一改。

  3. 内容和标题不太相关吧!

  4. 口腔溃疡不容易好且常复发,我一朋友就是。
    他生日肯定得去,聚一聚 拉拉家常都挺好的。

    maillot saxo bank 回复
  5. 忧郁真的是病吗?崔永元说离开央视后敢说脏话了,敢和别人对骂了,忧郁症也好了!所以,我真的很怀疑忧郁症可以通过吃药治好

  6. 博主有憂鬱症麽……
    果然還是内向點的人博客會完美一點……
    可能我説話有點直接(不要介意)

  7. 不是吧,坚持住,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