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水闻涛

蜀道难上青天,水波浪及塘沿。闻声心潮澎湃,涛起阵阵思念。
蜀水闻涛
文章标签 ‘爱’

08/09/2014

除了我以外

2 Comments,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有多少独立博客都无疾而终》,掐指算来,我做网站也该有10个年头了。   依稀记得在初识他的第二年,我辞掉工作带着美好的憧憬,背井离乡去到他的城市,幻想着能够与他朝朝暮暮,当时把未来的日子在自己的脑海中勾画得那么完美,以至于当梦醒的时候自己再一次寻短见。10年已经过去了,但其实直到现在我也不敢确定我是否真正的梦醒了,那些点点滴滴仍然历历在目,那些伤痛依然还会令我双眼渐渐模糊。   当初为了能够和他在一起而学做网站,第一个网站“石文数码”,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里,就被Alexa收录,后来…

04/12/2014

[转] 85句伤感的……

No Comments, 网络摘记, by 很黑很非洲.

1、我们都习惯把曾经当成信仰,因为如今没有什么值得我们信仰。 2、你知道我,拿起来,放不下,所以请不要再忘记我了。 3、和你在一起的日子,虽然跌跌撞撞,却也是一段幸福时光。 4、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 5、爱情这东西,时间很关键,认识得太早或太晚,都不行。 6、你不曾给我一次回眸,我却始终在对你微笑。 7、下雪了如果我们不撑伞一直走下去是不是可以一路到白头? 8、算了吧。忘了吧。别人都不稀罕了。自己又何必厚着脸皮去强留。 9、我曾经跟一个人无数次的擦肩而过,衣服都擦破了,也没擦出火…

  我们始终都在练习微笑,终于变成不敢哭的人。   我多么想有一个人和我一起成长,和我一起年少轻狂、少不更事,从青涩到成熟都只是同一个人,成长的痕迹在对方眼中就能看到。遗憾的是,所有的旅伴都是暂时的,我终于还是自己长大了,跟着不同的队伍,最后还是一个人、孤独的长大了。   真正的原谅,不是删除记忆,而是可以接纳那些 ” 曾经 ” 安稳地生活在你的记忆里。   时间是往前走的,钟不可能倒着转,所以一切事只要过去,就再也不能回头。这世界上即使看来像回头的事,也都是面对著完成的。我们可以…

[一]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父亲的头顶就是没有头发的,只有几根稀稀拉拉地围在旁边。母亲说,那是倔的,好好个脑袋,倔成个秃头。小时候听到这句话,我是要 笑上好半天的。父亲就坐在一旁,满脸愠怒。父亲是中学语文老师,他从不体罚学生,但他会体罚我。字写不好,罚;成绩不好,罚;背不出古诗,罚。   那时我们住在教师小区的一楼,“高志新他爸打他了”是全院小朋友最精彩的节目。   一次,他让我背《行路难》,12句诗,被我背得七零八落。他生气地问:“你到底有没有用心?”我一不留神儿,回话时用了当时特别流行的词。我说:…

文│黄咏梅   17岁离开家乡读大学,就注定成为这个车站的常客。20多年来,我对家乡的回忆,出现最多的便是这个车站。因为,它是我归来时第一眼看到父母的地方,也是我离开时最后一眼看到父母的地方。也因为,这个车站是家乡唯一通向远方的出发地——这些年,我一直在远方。我习惯了在这个小车站里找父母。父母也习惯了迎接那个一脚跨下车门,拖着旅行箱的女儿。尽管,岁月让这三个人一点点地变老,可是,这些习惯却没有变老,相反,一次比一次让人感到心跳。  父亲曾经跟我说过这个车站,不过,跟我没有关系。那时候,我还不懂得什么是别离…

07/04/2013

脸皮越来越厚了

1 Comment,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换了个单位。这个单位被收购了,然后我进了其中分出来的物流公司。其实说起来吧,我本来也算是其子弟,但从来没有想过要进厂。当年老爸去世的时候,曾有人提议顶替进厂,不过那那时我还小,想的还是美好的大学梦,最关键的是对该行业完全不感兴趣,觉得一天与那些个铁粑打交道甚是无聊,经过多年的辗转,最终还是进入了自己的择业范围,毕竟人老了,想得不太一样了。   进去后,除了那些新招的新新人类以外,其他的我几乎没有不认识的。这话反过来也成立,几乎没有不认识我的……汗!这种状况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反正个人感觉怪怪的,也…

一   有这样一个儿子,他是个大款,母亲老了,牙齿全坏掉了,于是他开车带着母亲去镶牙,一进牙科诊所,医生开始推销他们的假牙,可母亲却要了最便宜的那种。医生不甘就此罢休,他一边看着大款儿子,一边耐心地给他们比较好牙与差牙的本质不同。可是令医生非常失望的是,这个看是大款的儿子却无动于衷,只顾着自己打电话抽雪茄,根本就不理会他。医生拗不过母亲,同意了她的要求 。这时,母亲颤颤悠悠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布包,一层一层打开,拿出钱交了押金,一周后再准备来镶牙。   两人走后,诊所里的人就开始大骂这个大款儿子,说他衣冠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