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水闻涛

蜀道难上青天,水波浪及塘沿。闻声心潮澎湃,涛起阵阵思念。
蜀水闻涛
文章标签 ‘怀旧’

03/13/2015

放不放手

4 Comments, 原创日记, by 很黑很非洲.

人说时间能够冲淡一切, 却无法冲淡深藏的那份思念; 人说岁月是疗伤的醇酒, 却没能抚平心中的那道伤口。 人说痴心也许不是错, 却障眼看不清前方的路途; 人说长情可能不是罪, 却绊脚迈不出幸福的脚步。 人生有几个十年? 又有几个青春的十年? 爱与不爱都放了手, 明知撕心裂肺的痛也未见挽留; 恨与不恨也放了手, 年华散去后时光悄悄斑白鬓头。 曾经的山盟海誓是你假装的借口, 却依然留在我的心头, 既是美好的回忆也是痛苦的源头, 没做成恋人更没做成朋友, 多么希望你陪在我左右, 醒来已是满脸泪流。

11/02/2014

[转] 偷偷老去的70后

4 Comments, 网络摘记, by 很黑很非洲.

谨此献給 我们亲爱的 “1970~1979”出生的人” 说好了,只能看,不许哭啊。 当我们回首往事…… 我还在想象着我的18岁,可我却快40岁了!真的吗?不愿意去想,但不得不面对。曾经的年少轻狂,早已荡然无存。曾经的花样年华,早已悄然而逝。70后的我们已经开始站在了30岁的尾巴上,面对四十不惑,还有多少人可以昂着头,信誓旦旦,我们依然年轻?是的,年轻就是资本,面对着80后的异军突起,70后的我们是否还年轻? 曾经,骄傲的我们都怀抱着崇高的理想,奔走在陌生的城市,只为寻找内心深处最真的梦想。曾经,生活得再艰…

  还记得坐在卧室听音响吗?你所有的音乐收藏品都是由数百磁带和 CD 组成。也许你还记得到音像店去租一部电影回来后还得与家人或者朋友一起观看。   还记得有那么一天,邮递员扔给你寄自街头某个家伙的那本 “nudie magazine” 吗?那些日子啊! 原文:15 Years Ago Versus Today

文/terrytw from VeryCD 这是只属于那个年代的记忆 只有从那个时候走过来的人 才会分享类似的感受 才会相视一笑说:“哦,那个啊,我记得,当时……” 不过回忆终究是回忆 时光已经走远了 既没有激情,也没有时间去回味一遍这个游戏了 只有看见的时候,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像默片一样瞬间闪过,连细节都栩栩如生,喜怒哀乐,自在心头 至于这个游戏到底好不好 其实并没有什么讨论的价值 父辈们玩的玻璃球,拍画片,还不是被我们斥为“老土”? 属于我们的童年时光则是昏暗的街机厅和电视机前面的魂斗罗 之后的孩子…

  尴尬一: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却发现不仅国家不包分配,而且连本科文凭都不值钱了。   尴尬二:千辛万苦进了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正赶上人家下岗,新人又怎么了!   尴尬三:97年,全国取消福利分房,那个时候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刚刚参加工作。   尴尬四:小时候教育要做个诚实的孩子,成年后却不得不抽假烟、喝假酒、说假话,上了拿假文凭人的当,在假发票上签了字,最糟心的是,看场足球,都是假球。   尴尬五:计划经济的教育绝对抹杀个性,谁要和别人不一样,不仅老师不答应,同学也不放过。然而时过境迁,社会却需要有个性的青年…

  对于那些早已退出我们视线的游戏,我们只剩下了怀念,《魂斗罗》、《绿色兵团》、《赤色要塞》,这些曾给我们童年带来无限欢乐的游戏,现在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是我们绝对不会遗忘,我们曾经欢笑的一个个日日夜夜,因为它给我们带来的不仅是愉快的童年,更是一份埋藏在心底的回忆。   这组图是 Orioto 用 Photoshop 根据记忆中的那些游戏场景绘制出的壁纸,包括 FC\MD\PS 上一些非常经典游戏。你有想过曾经像素级别的游戏图像用柔和的水彩风来表现是怎么样的吗?还认得出那熟悉的游戏场面吗?

  “小朋友,小喇叭开始广播了!”一句清脆爽朗的童声开场白,伴随着几代人的成长,成为延绵半个世纪的童年记忆。   ”小朋友,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嗒滴嗒、嗒滴嗒、嗒嘀嗒—嗒—滴—”相信每一个在1980年代中期之前出生的人,都会对这段熟悉的声音难以忘怀。就是这段脆亮的童声和欢快的喇叭声,从1956年9月开始,整整伴随了三代儿童的成长。   每天吹响的”小喇叭”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节目创办于1956年9月…